一棵参四条心

2014年02月14日10:46:49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佚名 条评论

一 身在异乡为长客

长白山腹地有个胥家屯,屯中几十户人家大都是从关里逃荒来的杂姓人氏,真正姓胥的只有几家。他们乃是上海福盛旺山货行掌柜胥天琦的后人。

日韩伦理片视频一百多年前,也就是清朝光绪八年的秋天,胥掌柜携巨资到长白山收购山珍品。从上海到长白山单程耗时二十余天,加办事,加回返,两月时间准够。可胥掌柜去了三个多月仍不见回来,家人焦急万分,望眼欲穿,后来又艰难而漫长地期盼了两个多月,仍没任何消息,家人料定凶多吉少……

胥掌柜膝下只有一子,取名胥金,年方十七,性格刚强,练拳习武,虽未成年,却能力敌数人。因此,他力主去找爹爹,以解家人焦灼牵挂之心。

那时候出门尚没有机械车船,马仍是最快的交通工具。经过十几天的奔波,胥金来到了长白深山的小镇上。北国林区别有一番风景,但他无心欣赏,逢人便打听“是否见过上海收山货的胥掌柜,四十五六岁,高高的个……”

打听来打听去,这日打听到一位愣头愣脑的小青年,他听后慌慌地走了。这引起了胥金的怀疑,跟踪了上去……此人来到一爿山货店里,神情严肃地趴到一位四十多岁掌柜模样人的耳朵上嘁喳了几句。掌柜大惊,命:“将其跟住!”愣头愣脑说:“看样像有武功!”“不妨!”掌柜趴到愣头愣脑耳朵上……

夜里,两个人翻进客栈,悄悄来到胥金窗前,舔破窗户纸,往里轻轻吹了一阵熏香,稍停,撬门而入,胥金果然躺在床上纹丝不动。俩人高兴,将其脖子套上绳,一头儿一个,才待用力,猛不丁各自的胳膊被抓住,“嘭”地拉撞到一块儿,眼前便金花乱舞,还没立稳脚根儿,又被蹦起来的胥金一脚一个踹出去一丈多远,碰到墙壁上头破血出。掌柜拔出匕首来刺胥金,被胥金一脚将匕首踢飞,一个扫堂腿扫过去,掌柜蹦起,就势飞起一脚直取胥金面门。说时迟那时快,胥金急仰起身,来了个兔子日韩伦理片视频蹬鹰,千钧之力重重地踹在了掌柜胯间睾丸上,掌柜“啊——”地一声,“咣当”跌地,当场归天。

愣头愣脑吓得跪地求饶,供出了他们得知胥掌柜收了一棵七两四钱八的参,夜里撬门而入,胥掌柜惊醒,大叫“何人”?才待爬起,他们便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刺死了胥掌柜,抢走了老山参。

日韩伦理片视频胥金痛哭不已,悔恨没有跟过来保护爹爹,使爹爹命丧异乡……

为伴长眠于长白深山的父亲,他毅然决定在此定居下来,并娶妻生子,延续香火……儿孙辈儿都是单传,到曾孙辈上人丁旺盛,兄弟四人。时光也转到了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。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

二 都是为老四

胥金的四个曾孙中,老大、老二、老三都已成家,只有老四,书念到高中,大学没考上,背着行李卷回家务农。这问题和麻烦事儿也就出来了:因为父母日韩伦理片视频都已过世,老四又没住房,他便在三个哥哥家轮着吃住。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和哥哥嫂子睡一个炕,别提有多别扭了……还有,一天三顿饭等嫂子做好了吃,赶上他们两口子闹矛盾不高兴,老四非常为难……这成了哥哥们的一桩心事,也成了哥哥们的一个负担。他们暗中商议,等秋天合到一块儿多跑些腿儿,弄几个钱给老四盖个房,张罗个家。

金色的秋天终于盼到了。

秋天是山里人捞钱的季节,山葡萄、木耳、蘑菇、榛子、猴头、松子、药材……仿佛向人们招手:不用本金,只费力气,挑下山去就是钱。

老大把兄弟们召集到他家,商定具体放山项目。

老三第一个发言:“今年,干啥都不如挑葡萄!因为供销社提高了收购价格,又增加了收购网点,比往年价高,还便利……”

上一篇:疯狂的野猪下一篇:野合
相关故事:
    无相关信息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